???有没有可能,我即使上大学了,也还是小孩

  🤔

  Q:你天天喊饿自己却不割腿肉这是为啥?非要饿死吗?

  A:难吃还吃脑子八成有病

    👿不行了,我真的好喜欢Jacob这样的老婆哼哼啊哼啊啊啊啊,又乖又软啊啊啊啊哼

bbbbbbbb

  男友给老婆道歉时,老婆那害怕又心虚的眼神,让我怀疑他老公在被他欺骗的极度愤怒下真的家暴过他🙃

  

  我感觉我老婆当时和未婚夫在一起一定有故事,要不为什么他基友在老婆被赶出家门后,说“你不能去你父母那里”🙃

  

  老婆被扫地出门收拾行李时,正好是前未婚夫生日那一天,前未婚夫的朋友对他的冷嘲热讽再配上老婆小鹿斑比的眼睛,你觉得我的道德感会站在高地吗?🙃

  

  bb一句:朋友做的对。毕竟从一开始,语气态度都比较偏向未婚夫。老婆婚前劈腿还理直气壮的跟未婚夫说要宝宝,这谁能不气死。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人设崩了,老婆有被宠坏后的任性,但是上一秒未婚夫求和,下一秒老婆...

  每次重温最爱还是他(几乎两天一次),我总是会感慨,一个喜剧片竟然能拍出荒诞狗血家庭伦理大剧的既视感,编剧真是“神作”。

  

  然后,我就吐槽老婆的人设,光是纸面人设就很容易让人只把目光集中在渣男渣到最后应有尽有的感觉,然后很容易破坏女性受众观感,这也导致当初剧出来丹麦本地也挺多人🐴的,🐴败坏演员形象对社会产生不良诱导。

  

  但是,退一步讲,人设如果要立住的话,演员的演技和包装就很重要,麦子演技有目共睹,这剧演员人员设定就是个“败笔”。换言之,你让顺毛麦子顶着小鹿斑比的眼睛演渣男,还是被怀疑就会先红眼眶哭唧唧的那种,我就emm……

  

  渣受还能掰扯掰扯,又软又...

【不说再见】 日常系列

不说再见——(日常偷窥大小姐和小奶狗的互撩生活)


照顾篇5


里面有些医学用语,不确切肯定有,嘿嘿,我从度娘那儿也就了解这么多,请各位小可爱们不要深刻考究呦(星星眼看你)


——————————————————————————————————


凌晨2:35


欧可欣捂在穆青腹部的手背上已覆了一层半干的血痂,与此同时更糟糕的是那温热液体还在源源不断的从指缝间溢出,丝毫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穆青现在已陷入了昏迷,饶是已经伤重到连痛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欧可欣的身边散着好几个来历不明的玻璃瓶子,连嗅着的空气里都是刺鼻的化学药物气味,她不知道眼镜丧心病狂到会给穆青注射什么,她也不敢想...

【不说再见】 日常系列

不说再见——(日常偷窥大小姐和小奶狗的互撩生活)


照顾篇4


穆青低垂的睫毛上缀满了水滴,一时间不知是汗还是泪。带着斑驳血迹的面容被灯光照的几乎透明,身体一副疲乏无力溃不成军的样子。本是毙杀眼前人的好时机,而眼镜倒是一时间起了玩意,收了注射器居高临下的看着穆青做着隐忍的无力挣扎。


“跟我斗,到头来不过换的个濒死的蝼蚁”


穆青的意识此刻已有些不大清醒,眼镜的话就像是踩在棉花上飘飘悠悠的钻入耳朵遁进了脑子里。虽然他此刻甚是虚弱但也是忍不住腹诽:大叔,你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反派都死于话多!


穆青的呼吸重了重,被下手心握在匕首刀刃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开刃的锋芒很快挑破那薄...

【不说再见】 日常系列

不说再见——(日常偷窥大小姐和小奶狗的互撩生活)


照顾篇3(感情线是瞎编的)


盱眙恍惚中,橙黄色的烛光给来者的面容打上了一层隐晦的阴影,等待撤去阴影你会发现那狰狞的伤疤和锋利的獠牙 。手心紧攥的半合针管尖头处液体似滴未落,灯红酒绿下的人们却早已尽然痴狂 。


“穆青,集团知道你忠心,可说到底这次是在你的场子里丢了货,我们有了损失。但……话又说回来,其实也就是损失了两箱货而已,人没事就是大幸 ,但是惩罚多少都是要有点的,不然难以服众,你说是吧。”


高座上的男人漫不经心的摆弄着套在大拇指上的板戒,翠绿的颜色在阴影下泛着幽幽荧光。


“的确,我...

【不说再见】 日常系列

不说再见——(日常偷窥大小姐和小奶狗的互撩生活)


照顾篇2


(小篇幅过渡)


穆青的手骨温润,骨节分明骨体细长,再配上那白皙的皮肤和微微泛红的指尖,饶是连我们得大小姐都忍不住羡慕嫉妒起来:


“小青青竟然连手也这么好看!还给不给我们这些个女同胞们留条活路了。”


这边被欧可欣搂在怀里的穆青迷迷糊糊中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腰间来回游走,在腰窝处肆意的画着圆圈,惹得自己瘙痒难耐。


“唔~别闹”


他也不晓得自己这句话究竟是说给谁听的。脑袋疼的厉害,腰间又痒,就算是意识浑沌,这几个字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瘙痒的感觉立马停下了,穆青的紧皱的眉头松了松,似乎比刚才...

【不说再见】 日常系列

不说再见——(日常偷窥大小姐和小奶狗的互撩生活)


照顾篇1


————————————————


昨夜的那场雨貌似除了给穆青额头上加了条蓝色的退烧贴,什么用也没有。


黎若笙看着眼前人眼睑下晕开的乌青和疲惫难耐的眸子,心头不禁隐隐泛疼。穆青现在这副样子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又被义父刁难了吧!昨夜他自己一个人受了伤淋了雨直到后半宿才回来,当时他那副颓靡的模样可把黎若笙给吓坏了,就是现在黎若笙回想起穆青那个失魂落魄目无焦距的样子头上的青筋还止不住的突突跳动。等着那人洗完澡后想关心的问一下,可这人饭也不吃一句话也没说的就回屋关了灯,一大清早的又坐在了阳台上处理近期地下馆子和私货贸易的琐...

©不知道叫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